唏嘘,当年“宝万之争”里响当当的这些名字,

点击数:2021-10-10 11:25 来源: 未知

  作者 | 夏心愉

  出品 | 愉见财经

  这张图,是“愉见财经”在2016年7月记录“宝能系”背后的浙商资本时绘的。其中最核心的两个通道是浙银资本和五矿信托,最核心的两个人物,是张长弓和徐兵。

  两人曾因“宝万之争”,在资管圈声名鹊起。

  五年后的今天,据多家主流媒体报道,华兴银行(原)党委书记张长弓被查,张就是当年某银行理财通过浙银资本系列运作的“主棋手”。他曾一度出任浙银资本(后翻牌为浙商产融资产管理、现为浙江融臻资产管理)的法人代表、董事长兼总经理,也曾是浙商银行副行长,分管资产管理、金融市场等业务。

  那一年我采访过张长弓团队,都知道张有两条理念颇为清晰:第一,商业银行要去主动拥抱“大资管时代”,借助资管的多元化产品配置资产和负债,坚守传统的存贷款做法是没有出路的;第二,金融跨界越来越明显、边界越来越模糊,商业银行应该是其中的“枢纽”,汇集多种资管主体、工具、渠道、产品。

  那一年他们是如此叱咤风云,以至于不少同业和通道们都关注他们,有的想效仿,有的想合作来分一杯羹。

  五年后的今天,据多家主流媒体报道,金谷信托总经理徐兵被双规。徐兵就是“宝万之争”当年五矿信托的总经理,后辞任五矿,出任浙商产融控股副总裁兼浙商产融资管总裁。

  很多人只知道张长弓与徐兵在浙商时期有过交集,但其实据我听说,早在张长弓在兴业银行(601166,股吧)杭州分行当一把手时,他们就已经是战友。

  在这些曾响当当的名字陨落之际,曾经凭借综合金融架起杠杆,获得了天量资金攻城拔寨的的宝能系,现在也进入了接连违约爆雷的流动性困局。详见“愉见财经”日前观察文章《宝能承认部分信托、理财违约,姚老板兑付态度虽好,可流动性危局怎么解?》。

  故事走到了今天的负面结局,其实我是唏嘘的。金融江湖,处处充满“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故事,而起落幻灭之间,考验的又是一颗颗的人心,谁能在巨量利益面前有定力?谁能在一家机构的实权宫斗面前全身而退?

  下文是2016年7月我们的一篇专栏,重回那一年,带你参观宝能“弹药库”,以及当年叱咤一时、却埋下了后患的金融“创新”。

  那一年,宝能一路上能屡屡砸下大手笔资金,是因为他们有三大“弹药库”。

  

  第一弹:

  “万能险”开砸

  Y

  也就是前海人寿险资持股万科阶段。这幕后的一双手,其实是架在某大咖互金公司的某大咖“宝”类产品上的。

  大家想象一下,那种千万用户手机APP上按两下就能买下来的XX宝,基础资产是个万能险,预期收益率高得人眼馋,很容易就被散户“秒杀”了,筹资分分秒的事。

  说到这里这片金融江湖已经够有魅力了,但好玩的还在后头。你有没有想过,如果XX宝还可以以万能险的预期收益(注意不是保障的最低收益)抵押贷款变现呢,如果预期收益年化7%,申请抵押贷款利率年化5%呢,而且还有某大咖互联网保险在那里对可能发生的万能险无法兑付预期收益问题进行了再保险,费率0.1%,请问这有多好玩多带劲?

  做金融的你,有没有立刻拍一拍大腿,说“结构性套利的机会”!BINGO,我见过很多产品设计,目的性很强的时候,都会送人一个套利机会。

  那些年偷师的机构很多,万能险可风靡了,哪止前海人寿啊,各种人寿兄弟都上了,万能险产品被大量发行,只不过你们注意到了前海人寿进入收购万科战争里的资金,可能没太多发现还有XX人寿还去收了某某股份制银行的股权呢(要具体内容,后台来找愉记)。

  当然,我总是说,孙猴子是会72变,大资管分业监管下的各种主体里面跳来跳去,但监管也不是看不到,如来佛的掌心还是在那里的,对“创新”可以有的点容忍度但也不会让你任意妄为。那个XX宝,后来不是就被保监会紧急叫停了万能险销售了嘛?

  第二弹:

  券商登场,融资融券+收益互换

  Y

  到了第二阶段,我们看到钜盛华以自有资金作为劣后,开始去撬动券商资金。除了保险,券商入局,杠杆一架,“优先劣后”这种已经差不多被快玩坏的老框架一搭,大额资金就进来了,而此背后,有用足券商设计出来的融资融券+收益互换,三家国内顶尖券商入局。(后来证监会部分叫停了融资类收益互换。)

  “愉见财经”这里想给大家解密的是,神秘的、让外界很难挖掘进去看透结构设计的——收益互换。

  先进入“愉记小课堂”,什么是收益互换——收益互换是一种衍生品,这个案例里是基于股票的收益互换,券商与客户根据协议约定,在未来某一期限内针对特定股票的收益表现与固定利率进行现金流交换,是权益衍生工具交易形式。这一业务在2012年启动试点,目前有超过20家券商获此牌照资质。

  (除了收益互换,场外衍生品业务还有场外期权、收益凭证)

  下面来说个案例:

  现在假设愉记是客户,跑去和券商做了交换,券商要把股票收益权给我,我呢愿意给券商7.5%年化利息。就像你看到的下面第一幅光秃秃的图一样。你就会问,咦,这是什么意思啊,其实这图的背后还有四笔被省略掉的、实际也不用交易的交易。下面“愉见财经”给大家还原一下:

  首先,愉记没钱,要券商借我钱,我愿意支付他7.5%利率。这个道道简单直白吧?

  这样做的神来之笔是,愉记省钱,我只需要自有一笔保证金就能挑杠杆了,用券商自己的钱或从银行借来的钱去买股票。

  接下来,愉记要用借来的钱买我铆上的标的股票,当然,我是把钱给券商,让券商代为出手买好,再把票给我。

  这样做的神来之笔是,在目标公司的股东里,你就看不到愉记的名字了,因为抛在台面上的变成了券商。这个用途很管用,幕后老板可以“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

  所以,上面这个搞得很复杂的“收益互换”,一言以蔽之,就是“愉记要买股、愉记没钱先借钱、愉记还让券商代持”。

  第三弹:

  银行理财来支援

  Y

  浙银资本是给“宝能系”输出资金中隐蔽而核心的环节,“宝万之争”让这一暗棋布局浮出水面。“愉见财经”当年独家获悉,浙银资本运作中的一个关键特色,是其独立拉出了一条风控线,风控体系已不同于商业银行传统做法。

  浙银资本是如何运作的?那家关联最密切的股份制银行首先以其理财资金认购五矿信托相关信托计划的信托受益权,再以此信托计划持有浙银资本股权。换句话说,浙银资本的投资款来自银行理财,当中垫了一道五矿信托作为通道。

  从投向来看,资金最终经由深圳浙商宝能产业投资基金(下称“浙商宝能基金”)投向资金平台深圳钜盛华,再由深圳钜盛华设立多个资管计划定向投往万科A的流通股。

  在浙商宝能基金的平台上,据工商资料,华福证券资管计划作为优先级LP的132.9亿和深圳市浙商宝能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作为GP的1000万,背后都有浙银资本身影。其中,“华福浙商2015-003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的出资方正是某股份制银行理财,另据公开资料,浙商宝能资本管理设立时的出资结构中,浙银资本出资450万、“宝能系”出资550万。

  在浙商宝能基金的平台上还有深圳宝能投资集团作为劣后LP的67亿,深圳宝能投资集团质押深圳钜盛华股权给华福证券取得资金,而华福证券资管计划资金来自浙银资本。

  到今天回看,我写上述专栏的2016年,似乎是金融创新最盛之时,从2017年开始,整个行业的关键词就变成了合规、控风险。

  曾有浙银资本的内部人士跟我们讲,当年他们的运作,其实割裂开来一道一道走沙盘,都可以在合规框架之内,但问题是,经不起“穿透”——而“穿透监管”,恰恰也成了2017年开始的重要监管流变。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愉见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admin】(Top) 返回页面顶端
版权所有:净羽环保工程有限公司